欢迎您!
主页 > www.78033.com > 正文
看浙江新闻关注浙江在线微信
日期:2019-09-16 来源:本站原创 浏览次数:

  www.k6488.com 对于学徒工来说那是一段。【人物档案】 谢宇亮,红色志愿讲解员。2018年6月22日,嘉兴红色讲解志愿服务队成立,74名志愿者通过首轮讲解考核。80后的谢宇亮是其中一名。

  【人物档案】 袁晶,现任南湖革命纪念馆宣教部副主任。2000年9月以来,曾多次接待党和国家领导人。第十三届全国人大代表。

  【人物档案】 张一,南湖革命纪念馆讲解员。张一一家被称为“红船家庭”,南湖革命纪念馆也是张一父亲张新志、母亲徐金巧工作过的地方,徐金巧更是当年南湖革命纪念馆“金牌讲解员”。

  【人物档案】 郑皓,今年5月选调进纪念馆讲解团队,成为团队中唯一的“男同学”。

  口述/袁 晶 张 一 郑 皓 谢宇亮 整理/许 颜 题图摄影/袁培德 (人物图片由被访者提供)

  酷热的7月末,下午一点半,南湖革命纪念馆大门口人流涌动。来自全国各地的游客等待着进入南湖革命纪念馆。

  远望纪念馆,如一艘浮在水上的船,人们称它为南湖革命纪念馆新馆,2011年6月,中国建党90周年前落成。

  早在1990年,嘉兴人就为建南湖革命纪念馆捐款和参加义务劳动。1991年6月纪念馆落成,这是人们口中的老馆,与烟雨楼隔湖相望。

  今天是8月3日,1921年的今天被嘉兴党史研究者考证为中共一大嘉兴南湖会议召开的日子。

  那天,中共一大代表(除陈公博外)乘早班火车来到嘉兴。在一艘丝网船内,代表们经过7个小时紧张激烈的讨论,审议通过了中国第一个纲领和第一个决议。

  今天,我们走近南湖革命纪念馆的讲解员们。这是支年轻的队伍,平均年龄不到28岁。

  在这里,年轻的讲解员们,见证着不同的人靠近党史的方式,南湖边红色记忆和红船精神,伴随着来自五湖四海的参观者,走向全国,走向世界。

  我学校毕业就来到纪念馆。当时胖胖的,看到别的讲解员形象很好,很优雅,也想着要在这方面修炼。专业的讲解员形象要端正大气知性,口才只是一部分。

  我很感激刚进馆的那段岁月。很多人觉得我很柔弱,但我内心十分坚强,很能吃苦耐劳。

  当时,我们在湖心岛有会议室,在清晖堂两侧,右手边是接待室,走进去第一间是办公室,再往里就是大会议室,全是红木的桌子和椅子,窗户都是花格。冬天很冷,我们会爬在窗栏上,将每个窗格都用抹布擦过,每天都要擦地板。

  2003年,接待同志(注:时任主席)时,我进馆没多久。记得在湖心岛,我介绍烟雨楼。我说楼名取自杜牧的《江南春》,“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以“烟雨”命名。同志就问,那你能说出这个诗句的前两句吗?我脱口而出:“千里莺啼绿映红,水村山郭酒旗风。”同志笑了。

  2006年,我跟随红船进京,是因为“开天辟地——纪念中国成立85周年图片展”巡回展。11名讲解员是选拔的,我们在中国国家博物馆担任讲解员,前后180多场讲解。

  这一次次的重要接待,使我的接待服务水平,有了跨越式的提升,让我飞快成长。

  今年我当选“中国好人”(敬业奉献岗),说实在的,我是当之有愧的。我接触的太多人都在没日没夜地干。可能我最大的优点,是比较能认清自己。

  每次接待,观众觉得好,我会觉得是鼓励和肯定,但回顾时,我会想,哪里可以发挥得更好。每一次我都会做总结。

  没有抱怨么?我也有抱怨的时候,人无完人。我也是这么走过来的,真的,一天下来回到家里什么都不想干,特别累。为什么累,因为从开始到结束,你得把很饱满的精神状态展示给大家。

  上次有记者来采访,他说纪念馆从二代馆到三代馆,从展陈内容的调整,到纪念馆的搬迁、参观者参观路线的演变,你算是一个见证者。

  纪念馆展陈内容肯定扩展了,老的纪念馆只讲到一大南湖会议闭幕,现在三楼的东西全部是增加的。

  像对一些历史人物的评价,也越来越还原历史真相,这是一种变化;有些讲法也在变化,我们以前讲建党时说八个小组,后来改为早期组织。党史研究本身也在不停地论证。

  以前来参观的,单位组织比较多,这几年很明显散客多了;年轻人多了;周末时,一家三口多了,父母带着小孩走进纪念馆。和以前相比,外宾团多了很多。这也是一种变化。

  这两年,我讲解不多了,有时候他们(纪念馆宣教处)来不及,我就说,这个团队,我去讲。观众都是一样的,不分级别。

  纪念馆现在有15名讲解员,其中五名是从南湖景区借调来的。我们这里普通讲解员一天的工作量,单馆三场已经是比较饱和的状态。都说好难预约,其实我们是线日,党的十九大闭幕仅一周,习总书记带领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专程来到嘉兴,瞻仰红船,参观南湖革命纪念馆。我经历了人生中的很多第一次。

  很多人问我:“那天紧张吗?”说实话,等的时候略有紧张,但讲的时候不紧张,也不怯场。我被通知下午4点到南湖会景园望湖楼台,事实上我下午3点半左右就等候在那里了。

  记得到七一广场时,我对习总书记说:“这个馆您2006年亲自参加了奠基仪式,这么多年,我们三百多万南湖儿女一直盼望着您回来看看新馆的建设和发展情况,今天终于把您给盼来了。”

  我感触特别深,参观南湖革命纪念馆的时间原定是半个小时左右,但习总书记真的看了一个小时,他看得很仔细。

  我在现场,能够感受到习总书记对历史事件的解读,更能够深深地感受到,他对南湖有眷眷深情。

  习总书记发表讲话时,他们给我留了队伍中间的位置,但我没有站,我走在队伍边上,退回到我原来的位置。

  以前说,我们这里是窗口中的窗口,代表的不是纪念馆,是嘉兴,但现在从某种意义来讲,已经是代表了浙江的形象。

  现在,传播和研究红船精神是我们最大的职责。让更多人知道红船精神,让更多人知道党的起点在这里,根脉在这里。

  中共一大嘉兴南湖会议在8月3日召开这个研究成果,是6月21日红船精神座谈会开完之后对外界正式公布的,包括中共一大召开时全国共有58名党员的观点,都是嘉兴学者经过史料考证出的。这使我觉得特别自豪,因为它填补了中共创建史上的一些空白。作为纪念馆第一线的讲解员,一定要把这个最新的研究成果告诉观众。

  其实,还有很多历史之谜没有解开。我每次讲解时,都会跟观众讲,历史资料是无穷尽的,我们只是在努力地接近历史的真实,把它们告诉观众。

  我们的解说词底稿是三万字六十页。大家说我们记性好,若把讲解当作日常事务,其实每个人都可以做到记性好。小小志愿者们的解说词(南湖革命纪念馆和南湖团区委合作了“小小讲解员”体验营)就背得一字不漏。

  湖心岛上,清晖堂边上是老纪念馆办公室,我母亲会在那边讲解,我父亲有时也会在那,那时候,他做安保陈列维修工作。

  从小耳濡目染,母亲一直在跟人讲这个事情,但至于讲的内容和工作的性质,我是没有概念的。

  我当时还以为做讲解员挺简单的。我是2009年8月1日开始做南湖景区讲解员的,2014年8月1日我转岗做策划,2017年9月1日调到革命纪念馆。

  做了三年策划,调到革命纪念馆继续做讲解,是我想讲下去。冲动也好,执念也好,确实每次来到纪念馆,每次来南湖,真的很有感情,无论我在不在这边工作。

  妈妈也是我的第一个老师。上次电视台拍视频,要我讲解一下,妈妈也跟着。后来,仪式仪态,手势手法,还有讲话方式,她都批了我一顿。

  她说的我都接受。因为人有时候会松掉,有人揪着你屁股打一下,一开始肯定不舒服,但回头想想,她是对的。

  她们那个年代做事情的方式,好的一面,我想吸收。作为下一代,从事这份工作,你除了有他们的东西外,还要结合年轻人应有的东西。

  印象深的接待?有。我给一位长者讲解结束后才知道他是中国幼教之父陈鹤琴的小儿子。他已经八十多岁了,做过地下党。老一辈在听讲时,你能感觉到一种差异,这种东西是无形的,能感觉到一份尊重,还有他们给予我的能量。我很喜欢接触老人,接触后才知道他们是怎么活过来的,你的根在哪里。

  纪念馆不仅仅是机关干部上党课的地方,不仅仅是接受爱国主义教育的地方,最重要的,我觉得纪念馆承载了这段故事,这段故事是要不断植入人心的。

  纪念馆有很多历史的脉络,从近代史到当代史。从人生的启迪性来说,这里是一个不忘初心的地方。

  纪念馆也是嘉兴面对世界的一个窗口。外国人也越来越多。今年7月,阿根廷、老挝、越南、柬埔寨都有人来。

  讲解员工作,不仅要讲,还要有互动。我们这个团队以接待领导为主,他们侧重什么,你要马上有反应。讲解员还要能走,是脑力和体力的结合。

  我们一家,虽然说是个例,但也是普遍现象,因为南湖边,我们党的这块事业背后,是一代代人的努力。

  我们今天看到所有陈列的东西,所有结论性的东西,所有我们呈现的红色根脉的东西,是一种延续,是好多好多人努力下来的成果。

  今年的最高峰是6月30日,游客从纪念馆门口一直往西快排到市政府了。那天,在纪念馆限流的情况下,参观人数是1.78万人,散客也特别多,有很多自发来参观的。

  习总书记来过纪念馆之后,纪念馆人气非常高。全国各地游客都有。江浙沪自驾过来的,近期也特别多。

  没来纪念馆之前我对纪念馆的工作性质是有一定了解的,但确实低估了纪念馆的人流量。

  之前,我在文化系统工作近三年,做讲解员和我原先做主持,在一定程度上相关。我自身对历史的兴趣非常浓厚, 能够在纪念馆向许多前辈学习党史知识,是年轻时候一个难能可贵的提高机会。这份工作有它的特殊性,需要学习的部分特别多。

  我的选调面试是在3月,当时面试的一共十个人。面试时有三个题,第一个,读一段讲解词;第二个问,你认为作为讲解员需要有什么样的素质;第三个,当游客问到你不懂的内容需要怎么处理。

  我们整个讲解员团队很年轻,嘉兴人为主,东北人有三个。我不是最年轻的,还有94、95后姑娘。

  一开始,说不紧张肯定是假的,当时本身也很期待,想验证一下近一个月来对党史学习的成果。

  一开始,概括能力和不同团队的侧重点区分还做不到很好,现在就自如很多。譬如,针对山东游客,会侧重讲解王尽美、邓恩铭等山东省党员的史料等。

  讲解员并不那么容易做。每次讲解中,我都要给自己的讲解查漏补缺。比如早期的一些人物,有许多人实际上在最后的党员名单里并没有出现,我们就会追根溯源去查。讲解内容的自我扩充,主要还是针对人物。有些是因为他们生命比较短暂,比如邓中夏,有些是因为在后期渐渐脱离了党的活动,他们的名字也是昙花一现,我们想要了解这些人。甚至不仅是和相关的人物,也包括军阀,像张作霖,他一方面绞刑了李大钊,一方面和日本人又有抗争。

  在了解历史的过程中,我们对他们的生平了解也在拓展中。内容很庞大,每个人都像树根一样,不停地扩散蔓延开来。

  讲解员的工作,在一定程度上和老师的工作有相似之处,将自己的体会,自己的学习,自己的理解通过诉说的方式分享给更多的人。学习的过程可能很长,需要一年半载或者更长的时间,但诉说时,我只需要一个小时。

  今年,中国97岁,其实在世界上那么多党派中,它是年轻的,处于青壮年时期。它的建立有一定偶然性,但又有一定必然性。它在97年的历史中遇到了很多风浪,从中体现的百折不挠的态度,对我们的人生也是有指导意义的。下转10版

  我是(秀洲区)洪合镇团委副书记,1988年出生,老家是嘉善西塘。我从小就喜欢给人做导游,我对讲解也一直很喜欢。

  第一次去南湖,应该是小学二三年级,跟着外公外婆一起,当时游玩南湖之后参观南湖革命纪念馆,特别有感觉。我们嘉兴还是中国诞生地!虽然只是一名少先队员,但对党的向往,我想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萌发的。

  每次去,我会有意识地听馆里的讲解员讲解,感受他们讲解的姿态,仪容仪表,包括他们对展出内容的讲解。我学习如何真实地讲解,就是从那时开始的。

  我本科是中国矿业大学英语专业,我是母校第一批校史馆的志愿讲解员。做志愿者时,我就把我们校史馆讲解词翻译成第一版英文解说词。我研究生是跨专业考到了上海外国语大学读中外政治制度专业。

  我2015年毕业,那一年正好是浙江省招第一批选调生村官,全省招录200人,我们嘉兴招了七人,我是秀洲区的那一个。毕业那年7月,我又去了一次纪念馆,当时我就在想,能不能回到家乡也做志愿者,给全国各地的党员介绍我们中国的成立史以及宣传红色精神。

  去年12月,我从南湖区司法局一个朋友那儿知道,南湖区招募了一批志愿讲解员,当时我跟他要了培训资料,既然南湖区在招,我们秀洲区会不会也招呢。

  一直到今年三月底四月头,市文明办牵头,面向全市,主要是市本级(主要是南湖区、秀洲区)的机关干部以及市本级国有企业、学校等单位招募志愿者,叫红色志愿讲解员。我们洪合镇的宣传委员推荐了我。我不假思索地答应了。

  其实那段时间我被借调在区里三合一专项整治办,每天都加班加点,但我知道有这样一个能在南湖革命纪念馆做志愿者的机会,我觉得特别荣幸。

  记得我是5月18日通过考核的,七一之前,给我们正式颁发了红色志愿讲解员证书。

  7月中旬,纳入志愿者讲解员值班制度的有三十多个人,我居然是留下来的唯一一名秀洲区的机关干部。

  我们的解说词是馆里提供的,一本绿色的小本本,但我结合自己对党史的了解尽可能丰富和扩充。

  我记得5月初,我问袁晶老师,纪念馆有没有英文讲解词,她说还没有,只是每个单元展厅都会有个总体的中英文讲解词的概括。我就跟她说,我是学英语专业的,有必要的话,我想翻译。她鼓励我:如果你想翻译的话,就是在践行开天辟地、敢为人先的首创精神。我当时特别受鼓舞。

  可是因为我在基层工作,特别忙,我就想,是否可以一个团队去完成,今年暑假可以介绍母校中国矿业大学外文学院的学弟学妹尝试做这个翻译。我联系了学院的党委副书记,他听了之后,蛮支持的。

  我的学弟学妹7月20日到了嘉兴,第二天周末,我带他们参观了一遍南湖革命纪念馆,我给他们做讲解。

  我们愿意花功夫,争取形成一份相对精益求精的南湖革命纪念馆的第一版英文讲解词。有了英文讲解词,有外国游客时,我会随时待命。